一条大河:韩天衡书画印浅见

2019-11-04 12:28:28  来源网络

韩天衡水墨画《秋江游风筝》

今年4月,韩天衡在他的朋友圈里发了一个微信。九宫阁的结构为3×3排,刻有9个印章。时间跨度为56年,有超过20,000个太阳和月亮周期。他的老师在媒体前留了言。自我肯定:经过56年的不懈努力,印刷作品比1963年送给马龚宇先生的更先进。从活力到老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因此,我鼓励自己:在八岁的时候,我会仔细观察,知道什么是不够的,然后再开始。今天,韩天衡是中国艺术界的一条开放的河流。

说到田恒,他的印章自然是分不开的。是的,海豹突击队的历史怎么能绕过像韩天衡这样被堵在路上的怪物呢?他是中国篆刻史上当之无愧的“泰山石甘当”。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的印刷业就开始“随着韩国的发展而发展”他的印度风格在国内外广为流传,加上他自己对印度研究的不懈推动,深刻地影响了整整一代印度研究的年轻后代。经过几十年的淬炼和人生修养,天恒篆刻已经成为一代人的面孔。

篆刻因其精湛的技艺和严格的空间限制,很难充分展现艺术家的个性,甚至因其技艺抹杀了艺术家的个性。田恒的印章,带着管理员生活的温度,有着他生活的坚韧,有着他“放弃他人,称霸世界”的强烈霸气和视觉冲击。用他自己的话说,即使是雕刻昆虫的小技巧也有温柔。这种温暖是他内心的波动和精神气质。田恒的印章,尤其是他的白色印章,笔触有力,字迹斑驳无边,经常席卷全国。他曾经说过秦音姓秦,韩音姓韩。或者叫我打印,应该姓韩。(见韩天衡《窦录独白·新古典书画印刷》)滚滚的云水和印刷面平方英寸之间高耸的山川,让人想见“拔山造水”的西楚霸主。中国文化注重含蓄含蓄的“温柔敦厚”,推崇温柔敦厚的“书卷气”。“盛气凌人”一直被视为不屑一顾。在现当代中国画坛,只有潘天寿和刘海粟的书画“霸气”。许多年前,天恒曾经刻了一个白字:称霸。他敢于称自己为“恶霸”,这显示了他的艺术自信。他从不把印章变成一本没有创造性的字典里的印章字符的集合。在平方英寸之间,有一种气势直接通向山川,对视觉和灵魂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他的白色印章最大限度地放大了白色,最大限度地压缩了墨水的底部,指出了厚厚的和丰满的,使用奔放的刀,并寻求简单而不是美丽。这是一条不归河的气势,一匹强壮的铁马。春江水暖鸭先知。天恒篆刻预示、代表和引领了一个时代篆刻的价值取向。这也充分展现了改革开放的时代氛围。当然,作为一名杰出的艺术家,田恒并不像楚国西部的霸王那样靠霸道行事。事实上,他的抱负是由他的大量书籍孕育出来的,他有独特而先进的艺术理念和美学思想作为他的创作细节。他的作品充满攻击性和韧性,流畅的书风是他艺术的核心。

艺术家是在人类精神的地球上行走的人,是在文化海洋中航行的水手。在那些无边无际的漫漫长夜里,清晰而清晰的想法是远处陆地的灯光,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的灯塔的灯光。田恒的幸运是他前面有灯和航标。创新和思想照亮了他的艺术道路,给了他无尽的艺术动力。传统与创新多年来一直是中国艺术界争论不休的话题,也是艺术创作中两个艰难抉择的悖论。重视传统的人通常认为创新是“愚蠢的”,而提倡创新的人认为传统是必须被推翻的“障碍”。田恒敦促创新,但他始终保持对传统的尊重。因此,天恒篆刻吸收了秦汉印章的“豪迈、淳朴、稳健”气质,现代感的质朴和力量,同时也吸收了明清以来皖浙文人灵活多变的品味,最终形成了他独特的“汉阴”和自己意想不到的“刘汉滚”。

韩天衡的印章“寿儿康”

几年前,当他在为第七十届展览学习艺术时,我特别被他收藏的篆刻部分所感动。收藏不仅包括了他著名的篆刻作品,这些作品早已为印刷界所熟知,而且突破了印刷惯例,大胆地将印刷面的一面翻过来展示给读者。众所周知,篆刻有书法元素,但毕竟篆刻不是书法,不同于雕塑。虽然它最初的构思需要书法的帮助,但最终是通过在印石上切割和移动雕刻刀来完成的。该系列不仅包括供我们欣赏和研究的印花泥灰和边款,还用高清电子数据展示了印花表面的刀法细节。结果,在形成密封的过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冲压和切割刀具的力和方向、刀具的提升和闭合、切割方法和组合艺术之间的关系,以及切割角度、切割边缘和刀具侧面的标记。尽管篆刻的质量最终取决于艺术视野的宽度和文化境界的水平,正如田恒所说,刀切是一项相当复杂的技能。只有当一个人擅长用刀时,“一个人才能一心一意地运用自己的技能”。最后,一个人可以像熟练的工匠一样熟练地解决一头牛。他可以进入一个没有厚度的房间,他可以轻松而熟练地进入道。

田恒的话和画,很多年前,我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意见。

从他1966年的《王居士砖塔铭》和1990年的《宋高陵寺碑》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努力和深刻。当他四岁的时候,他负责书法。他的书法是基于他年轻的技巧。他书法最显著的特点是线条。田恒的书法线条得益于石刻。线条饱满而有力,像石头上的刀,响亮而清晰,火焰四处散落,像枯藤一样长命百岁,斑驳苍劲。我拿着笔,从吴昌硕和齐白石一路下来。字里行间有一股强烈的石头和石头的味道。这种石笔线在草书篆书中有着独特而突出的表现。无论你如何计划或形成,你都有自己不同于他人的兴趣。

田恒35岁后画了中国画。程世法先生早年曾肯定田恒的中国画艺术,同时也对其缺点有一个中肯的“真理”(见“前波和后波”)。田恒的这些收入显示了他的一个胸襟。这些关于衰老的词语也代表了当时画坛上较为普遍的观点。幸运的是,他既有自己的财产,也有自己的遗弃。它的画和线条是用篆刻制成的,不言而喻,还有石头和石头的痕迹。就我个人而言,我特别欣赏这幅画的整体结构布局。我们知道篆刻经常在一个极其狭窄的空间里以细致的布局切割和重新排列平面,以便字体和笔画可以尽可能地移动和改变。可能是所有艺术中最注重布局的艺术之一。田恒的绘画特别注重黑白,虚实并存。通过图像和白色空间之间大胆和创造性的分布和渗透——这里“白色”也包括没有图像的油墨和颜色——有限的平面获得无限的空间。可以用来骑马旅行的开阔而不可穿越的密集空间构成了一种有趣的兴趣。在他长达16页的鸟类、动物和花卉专辑中,这种布局的丰富性得到了充分展示。大图紧凑,不空,小图舒朗不拥挤。它的线性构图得益于传统的印章布局,而它的弯曲构图得益于鸟虫印章文字的循环往复运动,既有古典的意境又有现代的构图。它的颜色可以从宋元时期绿色山川的长期渗透中看出。与此同时,它甚至更响,更有活力。绿色、红色和柠檬黄的方块以很大的方式排列。它有自己拥抱八大浪费的强大动力。

田恒的艺术是一个完美的成长动态过程。在我看来,听了老人的“真理”之后,他已经积累了30年的实践经验,近年来并没有失去他的力量。然而,当他年轻时,他的愤怒和鲁莽已经平息。就文字而言,2015年写的“沈涛”碑文雄伟、庄严、匀称,充满动感。回归基础并展示一个新的完美水平是非常有趣的。

今天的天恒是一条真正的艺术河流。在今年4月的九宫格微信上,中央侧的“山高水长”白字与四个字平起平坐,都在顶部折叠,在底部拉伸,填满了印刷面。它苍劲无边,意境高妙。天恒近几天的印章、书籍和绘画大多是“山高水高”。它们越来越“奇特”,充满了奇怪的想法和想法。它们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丰富多彩。田恒知道艺术探索实际上是在充满荆棘的危险道路上攀登,超级巨星总是诞生在那些在荆棘中辗转反侧、苦苦寻找的勇敢者之中。他曾私下对我说,他“有点野心勃勃,如果我能在中国文学艺术的长城上添砖加瓦5000年,我就够了!”他能做到。艺术,当孤独结束时,通常是精彩呈现的时候。高山和高水位是一个象征。田恒的艺术正从曾经孤独的必然王国走向辉煌的自由王国,给人无限的想象,有着像山和流水一样的充实而温暖的生活状态。

八十岁了,重新开始!韩天衡先生仍然给我们很多很多期望...

作者:毛诗安,中国文学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编辑:武玉

上一篇:静态体验宝马8系:百万级的轿跑车,细看有哪些优缺点?
下一篇:中山作家有了省级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