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经学视野审视诗学

2019-11-08 11:20:49  来源网络

刘芸的《魏晋经学与诗学》

[轻书词]

在一个远离儒家经典的时代,“五经”一度被视为经典,但逐渐失去了神圣的光环,回到了历史、哲学或文学经典的学术地位。除了现代学科的分离,我们已经习惯于把《诗经》当作祖先的歌谣,把《尚书》和《春秋》当作古代历史的遗物。

然而,历史一旦恢复,就不可避免地会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汉代以后,通过传播“经典”而形成的“经典”对学术和文化领域具有巨大的历史渗透力——文学也不例外。《文心雕龙》中刘勰提出的“原初主义”和“经典化”理论是经典的理论概括。因此,在阅读刘云浩教授的三卷新书《魏晋经学与诗学》时,一个早已被遗忘的学术话题突然精神上出现在我们面前,那就是回到经学的视角来审视诗学。

回到儒家经典的视野,首先必须承认儒家经典,而不是其他经典,是汉代以后中国学术史的支柱。

谈论学术史的人往往会有交谈,即先秦子学、两汉经学、魏晋玄学、隋唐佛教、宋明理学和清代考据学构成了中国学术史的基本框架。“代代相传”已成为学术史发展的规律。然而,如果我们看一看中国学术的“原始语境”,无论是儒学的出现、道家和道家思想的发展,还是禅宗影响中国思想、经典和经典的过程,它仍然是中国学术发展史上的主要形式。然而,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新学术思潮”,它或多或少会模糊儒家经典的应有地位。

1902年3月,梁启超开始在《新民丛报》(半月刊)上发表《论中国学术思想的变化趋势》。其中,三国六朝时期是道教盛行、学术思想衰落最严重的时期。后来,皮克斯瑞在《经学史》中也将魏晋六朝视为“经学衰亡时期”,他曾与著名的经学大师一起讲授襄垣。虽然后来的学者不一定这样认为,或者指出“旧”与“新”交替的复杂性(如唐永同的《魏晋思想的发展》),或者如宗白华所说的“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痛苦”,以及“精神上极其自由解放”(论《世说新语》与金人之美),魏晋儒学,尤其是儒家经典,在其思想史上的发展地位确实被低估了。因此,在魏晋经学和诗学研究之初,就指出“本书开篇意义明确:魏晋不是经学的‘衰亡时代’,而是经学发展的第二个繁荣时期”。”(前言)作为直接证明,它是一部通过编纂30多万字的史料而恢复的魏晋经学史。为了区分和分析这一由来已久的学术案例,笔者对魏晋经学进行了宏观的全面研究,并探讨了各个历史时期经学的成就、发展、特点和成因。还有微观案例研究,通过对魏晋时期几部典型经典的详细论证,为宏观研究提供范例支持。此外,他毫不犹豫地对魏晋时期的656种经典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专列《魏晋经典名录》向读者清晰展示了656种魏晋经典。在《魏晋经学通论》中,作者曾有些自负地总结道:“魏晋经学衰落论的终结”我相信作者的结论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然而,重写魏晋经学史并不是作者的最终目标。其较大的问题视野是厘清魏晋诗学的产生和发展。它不仅建立在以儒家经典为主体、以玄佛为翼的“一体两翼”的学术思想框架之上,而且这一时期的诗学与儒家经典、玄学、佛教之间存在着复杂或共生或依存的关系。这不仅是魏晋思想学术研究的客观存在,也构成了魏晋经学和诗学“低编”的鲜明问题意识。因此,回归经学视野,以“一体两翼”的思想框架审视诗学,肯定诗学的意识形态关怀,意味着突破纯粹的现代“文学”视角,找到中国诗学的传统思维模式。

作者认为,“经学是诗学与生命起源的关系”,“经学诗学”是中国诗学理论的基本属性。为此,笔者一方面关注王璧对《周易》的诠释和杜宇对《左传》的研究,分析儒家经典中的“诗性智慧”。另一方面,作者紧紧跟随曹丕关于文本的原与终的思想、阮籍的“和为美”理论、陆机“美情感”理论的历史文化形成以及鲍普子文学思想的内在复杂性,确立了自己的基本学术判断:魏晋经学更“作为一种普遍的思想价值体系,渗透和影响着诗学”。也就是说,与前代相比,魏晋诗学具有更多的审美意识,但儒家功能性诗学作为一种学术背景仍然徘徊在诗学之中。

事实上,早在一百年前,冯桂芬就提到:“如果后世的文字和诗歌只是用来吟诵性情,为什么圣人会与易、书、礼、乐、春秋一起被列为经典呢?”可以精心策划,推荐睡眠寺,改变风,改变优雅又是什么?我们只能通过品尝大众的经典来学习。诗人是民间习俗兴衰和政治放松起源的向导。”(《焦启禄的抗议与陈诗的恢复)如果现代文论教科书的定义是平衡的,冯氏理论只是旧传统诗学教学理论的延续。然而,儒家经典视角下的诗学不仅是审美的,也是社会生活中判断价值的责任。

当然,回到经学的视角来审视诗学并不能避免魏晋玄学、佛教与诗学之间的内在联系。准确地说,魏晋玄学和佛教作为一种新的思想资源,深刻影响了中国诗学的理论形态和审美特征。从王璧、嵇康、郭象、陆云、张占到智敦、道安、慧远、僧肇、桑厝,一系列思想史个案的诗学思考构成了该书魏晋诗学新思想触发点的分析图谱。

作者的学术视野广阔。更重要的是,他不断提醒读者意识形态和学术研究的“复杂性”。这不仅符合学术史和诗史的基本生态属性,而且实际上为学术领域的进一步研究留下了广阔的“空间”。这也让我们想起库恩在谈到科学范式的革命性变化时所说的话:“新理论的同化需要重建以前的理论,重新评估以前的事实。这是一个内部革命过程,很少由一个人完成,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科学革命的结构)思想的发展从来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实现的。它固有的复杂性,特别是它的各种元素之间的相互纠缠,常常能揭示思想史的真实本质。应该说,对魏晋时期儒、玄学、佛教等思想资源之间内在纠葛的分析,尤其是对所提出问题的透视,无疑是值得思考和极其有趣的。

我经常想知道书籍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它们是否以鸟类、动物、植物或树木的名义被充分告知,或者它们是否能打开思考的大门,并从对思想的无知中获得启迪。两者都应该有,我更喜欢后者,所以我读了刘云浩教授的三卷本书,并密切关注这一点。

(作者:向念东,安徽师范大学文学系教授)

足球外围 极速飞艇app 甘肃快三

上一篇:王者荣耀新增外观功能,王者暖暖名副其实,这个特效专为妲己设计
下一篇:英国首例大学生3D打印枪支案:造2把实弹手枪判3年,称是道具